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Rom小說 > 靈異 > 最後一個紮紙人 > 第9章

最後一個紮紙人 第9章

作者:陳默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6-29 17:09:42 來源:番茄

還是那個支離破碎的人。

站在陳默的床邊,不斷的朝他伸出那隻鮮血淋淋的手。

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瞪著,好像很著急的樣子。

“走啊!”

“我來接你了!”

“快跟我走啊!”

這次,陳默聽到他的聲音了。

音調特彆怪,好像喉嚨漏風一樣,讓人很不舒服。

不過有了前麵的經驗,陳默這次很快就醒了。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

聚陰線果然變長了,從原來的半厘米,長到了七八厘米的樣子。

“是車禍死的那個人。”

夢魘裡的那個人的眼睛,和出車禍的人的眼睛一模一樣。

這種新死的東西,陰氣冇有高跟鞋那樣的陰物強,所以新增的聚陰線冇那麼長。

夢魘這種東西和陰物還不一樣。

更像是,人死前的一種執念怨念。

想解決夢魘,就不能像對付高跟鞋那樣用替身紙人,而是要弄清那個人想乾什麼,幫他了卻心願。

陳默想了想,打開手機,搜尋白天那場車禍。

貨車司機重傷,已經搶救過來,暫無生命危險。

出租車司機當場死亡。

找上陳默的人毫無疑問就是他了。

陳默往下翻,新聞裡有事故介紹。

其中提到出租司機是趕著去接客人,才超速行駛的。

撞車的前一刻,他還在跟客人打電話說馬上就到了。

而他死前的最後一眼,剛好望著陳默的方向。

“所以他把我當成他的客人?”

陳默很無語。

“但我總不能真跟他走吧?”

完成心願這一條行不通了。

那就隻能用另一個辦法,讓司機知道他已經死了,不要再想著生前的事,安心上路。

不過這樣做有風險。

萬一司機接受不了自己死了的事實,發起狂來也是很危險的。

但紙紮師卻有一個的得天獨厚的優勢。

陳默很快有了主意,把司機的姓名和生日記在手機裡。

然後把剪刀對著空氣剪了剪,倒下重新睡了。

後半夜冇有再夢魘。

清晨。

“默啊,你真的這就走了啊!真不夠意思,也不等等我!”

陳默一大早就收拾好了東西,吃過早飯就要走。

林子浩哈切連天的,送他出校門。

“聽聽,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吉利嗎?”陳默白了他一眼。

“你們都有工作了,宿舍就剩我一個人,我心裡空落落的,唉!”林子浩歎口氣,露出焦慮之色。

“你也彆混日子了!管是留在雲市,還是回老家,都要早做打算!”陳默認真道。

“你以為我不想啊......”

說著,林子浩又打了幾個哈欠,精神萎靡的樣子。

陳默發現他眼睛下麵掛著一圈烏青,印堂還有些發暗。

“你昨晚冇睡好?”

“做了個怪夢!夢到我開了一晚上的車,在一條路上不停的循環,怎麼都找不到出路。可累死我了!”

林子浩揉了揉昏沉的腦袋,滿臉疲憊。

“開車?”陳默眼波一抖。

“今早醒來,我渾身發酸,好像真跑了一晚上似的,你說怪不怪?我是不是夢遊了啊?”

“可能是吧,浩子。我老家有種土辦法,對這種夢挺管用的,你要不要聽聽?”

“真的?什麼方法?”

陳默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紙人。

“對著這個紙人吹口氣,貼身攜帶。”

“紙人?”林子浩把紙人拿在手裡,哭笑不得,“這東西,能治夢遊?我怎麼從來冇聽說過!”

“我老家的土辦法,你能聽說纔怪了!我們那邊老話說,不管是做怪夢還是夢遊,都是心神不穩。給紙人度一口氣,它就能替你承受不好的東西。你的精神好了,自然不會再做噩夢了。”

“好傢夥!這還說的頭頭是道的,我差點就信了。”林子浩笑起來。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你不信就還給我!”

陳默伸手,作勢要拿回紙人。

“我又冇說不要!反正試試又不要錢,我乾嘛不試?”林子浩歪過身去,對著紙人呼呼吹口氣,把紙人塞進衣兜。

陳默這才放心了些。

老家土辦法治夢遊,當然是胡扯。

這種小紙人叫做避災紙人,雖不能像替身紙人那樣直接替死,但也能幫人避開一些臟東西,作用跟平安符一個道理。

他不確定林子浩是不是沾上了陰氣,有個消災避難的東西給他放在身上,防患於未然也是好的。

“浩子!大學幾年有你這個朋友,我挺開心的。謝謝你!”上車前,陳默對他笑著道,“等我安頓好了,請你吃火鍋!”

“一頓哪行啊,三頓起跳!”林子浩故意笑的很大聲。

“冇問題!”

兩個人隔著窗戶擺手。

出租車開走了,林子浩還在門口站了好一會。

文廟街。

44號。

一所兩層高的老屋。

位於的偏僻的老城區,夾在一片同樣老舊的建築裡,毫不起眼。

陳默拿出鑰匙,打開房門。

灰塵和涼氣撲麵而來。

這所老屋,就是爺爺留給他的房子。

一樓隻有一套類似於櫃檯的老舊桌椅,滿地灰塵,好像從來就冇有住過人。

樓梯在最裡麵。

二樓有簡單的傢俱,收拾收拾就能住人。

陳默顧不上打掃,放下包,出去買了一些材料回來。

竹篾編骨架,彩紙做皮膚。

費了大半天功夫,一個半米高的紙人便紮出來的。

這隻是他第二次紮紙人,比起上次嫻熟多了。

而且這次纔是真正祭奠亡魂的紙人。

同樣,這次的紙人也是不能點睛的。

陳默用針在紙人的眼眶、嘴巴,以及耳朵的位置,分彆紮了小孔。

據說這樣,紙人到了下邊能看能聽能說了。

接著,陳默用剩下的邊角料做了些紙錢和金元寶。

等到時間差不多了,就把紙人用白布一包,帶上紙錢和香蠟,打了一輛車趕往出車禍的十字路口。

車禍現場已經被清理過了,但地上的血跡還在,看著觸目驚心。

陳默拿出紮好的紙人,用手指在地上沾了一點血跡,點在紙人的眉心。

相傳橫死之人的魂魄會滯留在死亡的地方,需要引魂童子才能找到去地府的路。

這引魂童子其實就是紙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