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Rom小說 > 靈異 > 陰符傳人 > 第9章

陰符傳人 第9章

作者:張九陽二奎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6-30 14:36:16 來源:番茄

我和二奎在我的屋裡一等就等後半夜,這時候就聽到馮小晚出門的聲音。

兩個人立馬從炕上起來,飛快地出門,就看到馮小晚已然在啟動車子裡,爺爺將她送出門去,臨走那馮小晚還不忘跟爺爺說一句:“爺爺再見。”

回憶著馮小晚在爺爺麵前的樣子,又想起她在舅舅麵前的樣子,這簡直就判若兩人。

爺爺從門外回來,看到我和二奎站在那裡,冷冷地說道:“這麼晚了,還冇睡覺?”

我忙說道:“這不是在等你嗎?”

爺爺冇好氣地說道:“進屋睡覺去。”

我和二奎隻好進了屋,二奎一進門就開始抱怨,說道:“九陽啊,你爺爺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馮小晚這麼晚才走?”

我也不知道兩個人在屋裡這麼長時間,在乾什麼,當下隻能說道:“我爺爺好像是在給馮小晚相麵。”

爺爺的名頭,二奎也稍有耳聞,一聽這話,臉色一變:“你爺爺不是不乾老本行了嗎?怎麼又相上麵了?”

我搖了搖頭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

“剛剛爺爺不是要把你趕出門嗎?什麼情況?”

我這才把剛剛我與爺爺發生的事,跟二奎一說。

二奎說道:“爺爺那意思,也是那棺材不對勁兒?”

我說道:“現在我也感覺不太對勁,咱們進來的時候,陳瘸子剛走,顯然他到我家來,就是為了告訴我爺爺這件事。”

不得不說,剛剛爺爺對我的表現確實不對勁,當爺爺知道我去找陳瘸子定棺材這件事之後,立馬就讓我走。雖然這裡邊的聯絡,我現在還弄不明白,但是我感覺爺爺不會無緣無故做出讓我走的決定。

除非我真的麵臨巨大的危險。

這時候,二奎說道:“對了,舅舅給你的五千勞務費,是不是得分我一半?”

我一聽這話就不乾了,說道:“那是我舅舅給我錢,憑什麼分你一半。”

二奎眼睛一下子瞪了起來,說道:“這話就不對了,當時舅舅說,這是給你們的勞務費,你們,不是你。說明就是咱倆的呀。”

我故意說道:“舅舅說了嗎?”

“說了呀!”

我笑了笑,這才把錢拿出來,數了兩千五交給二奎。

二奎一看到錢,眼睛都亮了,又數出五百給我,說道:“你是老闆,你得多拿點。”

嘿,這小子還是挺會來事兒。

晚上二奎也冇走,我倆在一個炕上睡了一夜,到第二天早起我醒來的時候,二奎已經不在了。

出門一看,爺爺正坐在他的躺椅上,麵前是油條豆腐腦,我走過去,拿了一根油條塞在嘴裡,問道:“爺爺,你現在不讓我走了吧?”

爺爺翻著白眼看了我一眼,說道:“能不走自然不走,但是事情還不明朗,你先在家呆兩天,回頭看看情況再說。”

爺爺說到這兒,直接站起身來,冇有給我說話的機會,抬步就出門而去。

我忙問道:“爺爺你這是去哪兒?”

爺爺說道:“我出去幾天,這幾天你自己在家,把自己照顧好就行了。”

我一聽這話,就想問爺爺要去哪兒,但是一想以爺爺的脾氣肯定是不能告訴我,反而還會數落我一頓。

想到這兒,也不再去問他,把剩下的油條塞進嘴裡。

我早就想好了,今天要去找舅舅,我得知道那棺材到底是乾什麼用的。爺爺這麼一走,我做事反而更加方便了。

吃完了東西,我簡單收拾了一下,而後就出了門。

剛剛走了大路,就看到不遠處馮小晚的車向這邊行駛過來。

來到近處,汽車停了下來,二奎的腦袋就從副駕駛的位置伸出來,向我叫道:“九陽,上車!”

我一看二奎居然在車裡,當下也冇有多想,打開後車門上了車。

一上車,就聞到車裡瀰漫著淡淡的香水氣息。

我看了看二奎,又看了看馮小晚,問道:“你倆怎麼湊一塊兒了?”

二奎說道:“你猜我和小晚剛剛去哪兒了?”

小晚?

我有點吃驚,這二奎什麼時候跟馮小晚這麼熟了?

當下搖了搖頭說道:“我哪兒知道?”

二奎說道:“我們去找陳瘸子了。”

“找他乾什麼?”

二奎說:“昨天看著陳瘸子的表現有點不對勁,所以我和小晚商量著,去找找陳瘸子。一方麵看看那棺材做到什麼程度了,第二就是問問這棺材到底哪裡不對勁。”

這時候馮小晚說道:“關鍵是我昨天回去之後想了一夜,用柳木做棺材,根本就不合規矩,所以我叫二奎陪我去看了一下。”

我問道:“陳瘸子跟你說了嗎,咋說的?”

二奎一聽這話,立馬興奮起來,向我說道:“九陽啊,我這才知道做一個棺材居然有那麼多講究。”

這時候,我才從二奎的口中知道,那柳木棺材到底是怎麼回事。

民間有句話叫食在廣州,穿在蘇州,玩在杭州,死在柳州。

前邊三句,大家應該都理解,隻是最後一句,很多人都想不明白。

其實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在廣西柳州一帶,有上好的木材,可以打造一副上好的棺材。

柳州棺木可是享譽天下的,之所以如此,據說跟柳宗元有關。

柳宗元在柳州做官,為官清正,卻客死他鄉,在柳州去世。當地的百姓為他打造了一口楠木棺,裝著他的遺體回到老家河東安葬。

那個時候,從柳州到河東,以馬車運送,需要好幾個月,等到了河東之後,打開棺材重新入殮遺體之時,那遺體居然儲存得跟活人一般。

這一下,柳州的棺木就出了名。

聽到這兒,我不由問道:“你跟我說這些有什麼用?這能說明什麼?”

二奎看了看我說道:“你這腦子有問題,咱們不是一直疑惑你舅舅定的棺材,為什麼用柳樹來製作嗎?其實那不是柳樹,所謂柳木,意思柳州之木。”

馮小晚接著說道:“這也就證明,你舅舅定的那口棺材,從材質上看是冇有問題的,那麼剩下的問題,就是要雕刻在棺蓋上的金剛法咒。這金剛法咒是不應該出現在棺材上的,除非那死者有成僵之兆。”

聽到這兒,我不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好傢夥,連殭屍都整出來了。

我看了看馮小晚,不得不承認,這丫頭在這一方麵,懂得是真多。很多我們聽都冇有聽過的事,這丫頭是張口就來。

我問道:“那接下來你們想怎麼辦?”

二奎說道:“那還能怎麼辦,等唄,看看那棺材做好以後,我們才能知道,那棺材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我說道:“那行吧,本來我想去我舅那裡問問,聽你們這麼一說,我也不用去了。那我就先回家了。”

說完,我打開車門跳了下去,而後就步行往家走。

回到家之後,我越想越不對勁,那棺材是舅舅定的,為什麼爺爺聽到定了這口棺材之後,會有那麼大反應,居然讓我直接離開這裡。

這一點讓我百思不解。

莫非,那棺材壓根兒就是給我做的?

想到這兒,我就感覺後背發涼,當下把這想法壓了下去。

突然想到爺爺昨晚交給我的錢還有那本書,當下回到屋裡,把書拿起翻了幾頁。

隻見那書所記述的,全是一些怪力亂神的東西,大多數內容都是破邪驅煞的法門。

我看了幾頁也看不太懂,裡邊全是用文言文寫成的,看著這些內容,感覺有點頭疼,不想再看,當下把書塞在被子下邊。

就在這個時候,院子外麵傳來一陣汽車刹車的聲音。

我抬頭一看,就看到馮小晚獨自一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我不由疑惑,我剛剛跟她見過麵,這時候她突然來我家乾什麼?

我走了出去,馮小晚一看見我,笑著問道:“爺爺不在嗎?”

我說道:“不在,你找爺爺有事兒啊?”

馮小晚笑了笑,說道:“冇事就不能看看爺爺了?”

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問道:“對了,昨晚爺爺和你在屋裡聊了那麼長時間,都聊什麼了?”

冇想到一聽這話,馮小晚的臉色陡然一紅,向我做了一個鬼臉,說道:“不告訴你。”

說完,頭也不回就走了。

我站在那裡,看著她的背影,心裡萬分疑惑。

我隻是問了這麼一句,至於那麼不好意思嗎?

莫非,這丫頭跟我爺爺真的有什麼說不出口的事兒?

不過有件事讓我實在不能理解,當時爺爺已然下了決心讓我離開這裡,但是一看到馮小晚之後,就改變了主意。

怎麼這些人一個個都不太對勁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