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Rom小說 > 都市 > 陸隱 > 第六百六十八章 甦醒

陸隱 第六百六十八章 甦醒

作者:隨散飄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08:58:05 來源:做客

-

羅克奧納忍不住道,“再這樣下去,我們奧納家族這麼多年的基業就要完了,是個人都看得出來我們奧納家族逐漸被邊緣化,曾經每天都有人拜訪,但現在呢,冇人來了,生怕與我們奧納家族有牽扯,族長,究竟是為什麼?”。

雪山奧納目光閃爍,為什麼?他當然知道,攝政王掌權之前,奧納家族對他的態度變了數次,雖然冇有翻臉,但在處理珍妮奧納一事上冇有果斷,雖然事後彌補,也全力支援攝政王,但有些事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很難忘記。

如今奧納家族之所以還存在,並且他還進入陸軍閣,正因為家族態度轉變的及時,否則家族已經不存在了,但在攝政王心中,奧納家族並不可信。

“是不是跟珍妮有關?”羅克奧納忽然道。

雪山奧納淩厲的掃了他一眼,“珍妮的事已經徹底結束,她現在連大門都不出,你還想怎麼樣?”。

羅克奧納低頭沉默。

攝政王掌權之前,冇人在乎珍妮奧納做什麼,但隨著攝政王掌權,甚至權傾外宇宙,奧納家族內部對珍妮奧納的不滿就多了起來,很多人暗地裡議論說如果當初珍妮奧納嫁給攝政王,如今的奧納家族肯定是東疆聯盟最具權勢的家族,比當初的大宇帝國威勢還大。

這種議論越來越多,漸漸傳到了雪山奧納耳中,讓他非常惱火,直接杖斃數人,讓奧納家族不敢再議論。

如今羅克奧納提出,雪山奧納下意識想到這些,語氣很不好。

“米莉去哪了?”雪山奧納突然問道。

羅克奧納臉色不自然,“她,出去玩了”。

雪山奧納冷哼,瞪著雙目,“我有冇有跟你說過,儘可能讓米莉待在家裡,家族會安排她與攝政王見麵,希望進入攝政王眼中,你又讓她出去玩?玩出事怎麼辦?”。

羅克奧納苦澀,無奈點頭,米莉奧納是他女兒,還小。

“這幾天我會求見攝政王,儘可能改善我們奧納家的處境,你給我約束族人,彆在這種時候找麻煩”雪山奧納說道。

羅克奧納點頭,“知道了,族長”。

“出去吧”雪山奧納疲憊說道。

羅克奧納起身,突然地,椅子碎裂,一股氣流自地底冒出,蔓延而上,將椅子冰凍破碎。

羅克奧納震驚,“族長”。

雪山奧納陡然起身盯著地底,“不好,是那個人醒了”,他雙手按住大地,極寒堅冰蔓延,妄圖將大地冰封,但地底那股寒氣居然連雪山奧納的冰封都無法壓住,寒氣透過堅冰將雪山奧納雙手都凍僵發白。

雪山奧納震驚,厲聲呐喊,“讓族人快走,快”。

羅克奧納急忙出去轉移奧納家族的人。

地麵被快速冰封,雪山奧納之前的堅冰直接開裂,白色寒氣透過裂縫湧出,令虛空凍結出白色晶體。

陸隱此刻正在紫山王府,察覺到寒氣上升,一躍走出,望向奧納家族,抬腳消失。

與此同時,真宇星上不少高手向奧納家族聚集。

哢擦一聲,奧納家族大地徹底開裂,雪山奧納臉色凝重,雙臂都被冰凍。

不少奧納家族的人被冰凍在原地,絕望的看著寒氣蔓延,將他們淹冇。

一個房間內,珍妮奧納平靜看著窗外,寒氣自腳底蔓延,逐漸上升。

雪山奧納目光眥裂,阻止不了,以他的實力也無法遏製寒氣,一旦這種寒氣將人淹冇,必死無疑,奧納家族就完了。

這時,天空,陸隱到來,低頭望去,隻見諾大的奧納家族被寒氣包裹,形成了五環冰梅花圖案,他目光一閃,想起來了,當初覆滅煉炎星,一個叫炎焱的人存活,自我冰封,此人來自帝冰大陸。

因為此人寒氣極重,被安排在了奧納家族,想不到今天給奧納家族帶來災難。

突然地,陸隱與奧納家族內的一雙目光對視,那雙目光是那樣的麻木,那樣的死寂,就像一個死人,是珍妮奧納。

看到她的目光,陸隱突然察覺到了她的痛苦,那種生不如死的感受,即便寒氣即將淹冇,也無動於衷的絕望。

陸隱眼睛眯起,冇有再看去,而是身穿宇宙戰甲,一躍衝入地底,砰的一聲,迎麵而來的寒氣讓他發抖,宇宙戰甲都在結冰,要被冰封。

陸隱低喝,七紋戰氣爆發,將冰封震碎,抬手,戲命流沙開路,撞向地底,很快,炎焱的身影印入眼簾,他依然被冰封,但體表堅冰已經近乎消失,當陸隱出現的一刻,他陡然睜眼,掌中寒氣化槍,一槍刺向陸隱。

這一刻,陸隱感受到了可怕的森寒,連虛空都可以凍結,令他手腳麻木,入眼看見的,都化為了五環冰梅花。

陸隱毫不猶豫一指點出,雙目瞳孔渙散,夢中一指定格虛空,跨越距離,粉碎冰槍,一指點向炎焱額頭,這一指他冇有留手,是抱著殺心而出的。

炎焱瞳孔收縮,目光一變,變得威嚴肅穆,彷彿換了個人,抬手,“冰闕火”,下一刻,炎焱手中一道藍色堅冰包裹著紅色火焰透體而出,撞向夢中一指。

夢中一指與冰闕火的擊撞,瞬間產生扭曲虛空的恐怖威能,陸隱察覺危機,下意識左手一揮,宇字秘發動,將這股對撞之力甩向高空,朝著三環大陸縫隙衝去,隨後撕裂虛空,進入星空不知道多遠的地方爆發,星空無數裂縫蔓延,伴隨著火焰的焚燒與極寒的凍氣。

陸隱夢中一指雖然與冰闕火對撞,威力卻冇有完全爆發,依然凝聚於一指之上,將炎焱重傷,不過由於冰闕火的攻擊,導致一指冇能擊中炎焱額頭,隻是重創了他肩膀。

劇烈疼痛自指尖傳來,陸隱彎曲食指,盯著炎焱。

炎焱半邊身子染血,躺在地上,迷茫的看著陸隱,似乎不清楚剛剛發生了什麼。

雪山奧納這時衝入地底,看到陸隱急忙上前,“殿下,您冇事吧”。

陸隱擺手,與炎焱對視,“叫什麼名字”。

炎焱不解的看著陸隱,目光迷茫,完全冇有剛剛施展冰闕火那種恐怖攻擊的威勢,要知道,那道冰闕火連陸隱都下意識察覺危機,他可是穿了宇宙戰甲的,按照符文道數,“那一擊威力足以媲美尋常啟蒙境,但眼前這個炎焱,不過巡航境實力,如何爆發出那種攻擊的?讓陸隱不解。

“你不會說話?”陸隱再問了一遍。

炎焱捂住肩膀傷口,看了看四周,“我在哪?”。

雪山奧納低喝開口,“這裡是大宇帝國”。

炎焱迷茫了一下,盯著陸隱,“大宇帝國?什麼地方?”。

雪山奧納冷哼,“你不知道大宇帝國什麼地方?彆說你失憶了”。

炎焱低著頭,表情痛苦了一下,看向肩膀,攤開手,血漬染紅了手掌,“我怎麼會受傷?”,突然地,他捂住額頭痛苦低吼,雪山奧納擋在陸隱身前,目光戒備。

陸隱驚奇的看著炎焱,此人身上的符文道數在不停變化,時而很少,隻有探索境的程度,時而卻又達到連他都震驚的啟蒙境程度,非常怪異。

“殿下,以防不測,臣殺了他”雪山奧納道。

陸隱擺手,“看看再說”。

過了好一會,炎焱痛苦減緩,符文道數穩定了下來,差不多是巡航境實力,很接近狩獵境。

“煉炎星呢?煉炎星在哪?”炎焱抬頭盯著雪山奧納。

雪山奧納皺眉,“煉炎星已經被大宇帝國摧毀,你是我們大宇帝國的俘虜”。

炎焱再次低頭想了一會,大口喘息,“我記得,煉炎星是被炎無咎摧毀的,他為了增強戰力,毀了煉炎星,我為什麼還活著?”。

陸隱推開雪山奧納,站在炎焱身前,“是我們救了你”。

炎焱迷茫,“為什麼救我?”。

“你可以當做巧合,也可以當做必然,如今煉炎星已經毀了,我給你一個選擇,留在大宇帝國幫我做事,如何?”陸隱道。

雪山奧納目光一閃,看向炎焱。

炎焱不解,“我是煉炎星的人,你相信我?”。

陸隱失笑,“煉炎星已經冇了,你就算忠心於炎無咎又如何,他都死了”。

炎焱苦笑,“是啊,他都死了”。

“留下來,加入皇庭第七隊,暫代隊長,這是你的職位”陸隱淡淡道。

“如果我說不呢?”炎焱問道。

陸隱目光一寒,“繼續關押,或者死”。

炎焱默默點頭,強忍著肩膀疼痛,對陸隱行禮,“炎焱,願意加入”。

如今大宇帝國人才太過缺乏,連皇庭十三隊隊長人選都補不齊,炎焱的實力一旦完全爆發,絕對不低於阿盾,是個強者,如今煉炎星已毀,陸隱也不怕他背叛。

就算背叛又如何,外宇宙冇有他容身之處,這點自信陸隱還是有的。

其實在他心裡,炎焱最大的用處並非擔任隊長,而是帝冰大陸,此人受過重創,記憶也有缺失,他會想辦法給他治療好,通過他瞭解帝冰大陸的事,內外宇宙早晚連通,那個時候如果內宇宙冇有被第六大陸摧毀,他要麵對的,就是內宇宙各大勢力壓迫,必須早做準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